幽默小说网提供情挑夏威夷免费阅读全文
幽默小说网
幽默小说网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总裁小说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阅读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麻雀学园 滛卻城堡 柳儿依依 滛烂授业 喇叭公主 幼蕾散花 哥哥还要 狂拳传说 我的情史 卻擒故纵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幽默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挑夏威夷  作者:骆玟 书号:33000  时间:2017/7/19  字数:6758 
上一章   ‮章七第‬    下一章 ( → )
“怎么搞的?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害我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呢?”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陈爱玲高亢的音调,朱茵闭起了双眼,将话筒拿离耳边一段距离后,这才又开口说话。

  “我很抱歉。”她又说了一次。“我只是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所以想先回来休息一下,本来想进去跟你说一声的,可是因为里面的人实在太多了…”

  她随便编了个借口,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再度浮现出他的影像;那抹感伤为此再度划上她的心头。她仍是不懂;为什么她就是忘不了…

  “算了,”电话的另一端再度传来爱玲无可奈何的抱怨声。“幸好那一顿菜还满好吃的,否则我一定不饶你!”

  朱茵只是一个微笑,便没有再接声,爱玲大而化之的个性,有时真的可以让她逃过一劫…

  “对了,”她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又说了声。“我那天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她刻意扬高了音调,一副天机不可漏的模样。

  看她这个样子,朱茵这也不好奇地问了句:“什么事?”

  她刻意迟疑了一会儿,这才又接口说道:

  “什么?”她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何氏这么大的集团,为什么要刻意认养一个养子来接管整个企业呢?

  “是啊!”爱玲这又接口。“我当初听到的时候也是不相信,不过,想一想,也对。何龙魁只有一个女儿,要他这样轻易地将自己的事业到一个外人的手中,他一定不放心,所以干脆自己培养一个…”

  “可是…”爱玲的语气听起来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朱茵却无法像她以那样轻松的心情去面对。

  如果他真的只是养子,为什么他不愿告诉她?

  “…何龙魁真会打如意算盘,”不待朱茵发表任何的意见,爱玲这又喃喃自语了起来。“什么事都照着自己的意思走;人选自己挑,就连经营方式也要延续自己的方法,这个养子真要是有点良心,说不定还因此而感谢他的大恩大德呢!”

  是这样的吗?她不自问,当初他所期望的“如果可以”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吗?

  他接受了这个婚礼,也是因为这样吗?

  “不过,说归说,”爱玲就是这样,一打开话匣子就怎么也停不下来。“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新郎?长得真帅。没想到何龙魁的眼光这么高,连女婿也挑最好的…”她笑了下。“这样当他的女儿也幸福的…”

  可是…朱茵的思绪仍停留在方才的对话;为什么,她还是不懂;如果他已经有婚约在身,为什么还要跟她玩如此冒险的游戏?

  为什么不愿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清楚地告诉她?

  “…我真的觉得我可以改行当新闻记者了,”陈爱玲消遣似地在电话另一端笑道:“小道消息都比别人来得灵通…喂!你怎么都不讲话啊?”

  爱玲的声音再度打断她的思绪,她回了神,仍是不知道该怎么为脑中的一片混乱做个整理…

  “没有,”她轻说了声。“我只是…只是对这个消息感到十分的惊讶…”

  “我还不是一样,”爱玲附和地说了声。“我当初听到的时候,怎么也不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这么帅的帅哥身上!对了,那天你出去之后没多久,新郎也跟着出去了,看起来好像你跟他有什么关系哦!”她说着,这便迳自笑了起来;要不是她认识朱茵太久,铁定会把整件事想歪的…

  “是吗?”她心虚地跟着一声浅笑,心里头的所有思绪竟再度变得混乱。

  有什么关系?她暗自一声苦笑,那十四天的夏威夷之旅,已经将她原本平平静静的一生弄得一塌糊涂了…

  “好了,”陈爱玲这又说了声。“不跟你说了,我还得赶紧去睡个美容觉,否则明天开会的时候就难看了。晚安。”

  她说罢,这便随即挂了电话;朱茵缓缓地放下了话筒,心里头仍为方才的对话而感到惘。

  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为什么只是一个约定,竟让她如此的难以忘怀?

  老天!她抑不住眼眶中过分猖獗的泪水;为什么只是一个男人.竞让她的生活彻彻底底地改变?

  “听说未来的总裁要来接管这次的广告企划案…”

  “是啊!我也听说了,他们不是从来都不管这些琐事的吗?怎么这次…”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想关心今年度的企业形象吧?”

  便告企划部的人,成群地围坐在这张偌大的桃木桌上,无一不好奇今天早上听到的消息。

  未来的总裁要来参与这次的广告企划!

  这还是有始以来的第一遭,以往公司最高层人员不管这些闲杂事等已成了这间大公司的一向惯例。所以这次的消息。自然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

  所有人都想不透这次参与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见许久,另一个人才又开口说了声:“铁定是来探查我们的工作状况,以做年度考核调薪的。”

  “对啊!一定是这样!不然怎么会动用总裁亲自出马呢?”旁边有人附合道。

  “唉!反正不管怎么样,最高阶层的人来参与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压力自然也会增加…”企划部经理说着,随即叹了口气。

  只见下面的人也全都心知肚明地叹道:

  所有的对话,在江孟伦进到会议室之后便再度成为一片岑寂。他朝四周望了眼,这便再度举步缓缓地走至会议桌的最前方。

  身旁的助理在一旁的位置坐了下,而他则习惯性地以双手支撑着桌面。许久,才以他沉稳的语调开口说道:“这次我来参与广告企划的工作,只是想了解公司基层的作业方式,并没有特别的目的。所以,你们还是可以按着你们平常的方式作业,只是,我会在旁边参与你们开会的工作。”

  虽说如此,整个广告企划部还是不免一阵压力。大家都知道这次的预算很高,上级会参与,铁定是想知道他们如何去运作这笔广告预算…

  见大家都没有反应,江孟伦也只有暗自一声苦笑;这间公司的制度,让公司上下员工全都对所谓的高阶层人员产生一种莫须有的恐惧。真要摆这样的恐惧,可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他缓缓坐了下来,随手接过一旁的助理所递过来的资料,在翻看了一下之后,这便又抬头问道:“关于这次的企划案,有什么事需要报告的?”

  只见一旁的企划部经理,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又开口接道:“这是上其广告这次负责我们案子的创意部总监,”他递了张名片到江孟伦眼前后这又接道:“她本身也是该公司的企划部总经理,我们这次的案子是由她全权负责的。”

  江孟伦低头望了下名片,思绪在瞬间停留了半刻。

  朱茵…她的影像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一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

  “什么时候开会?”他问道,没有让任何脑中的情绪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明天早上八点。”企划部经理战战兢兢地说道。

  他沉了一会儿,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期盼些什么?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对大家说了句:“那没事了,你们先下去吧。”说罢,他再度转头望向一旁的助理代道:“帮我安排今天下午的会议,晚点把所有的资料放在我的桌上。”

  他的话才刚落句,所有的人随即起身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出去,随身的助理也随即出门做他所代的事情。

  一直待所有的人都离去之后,江孟伦这才允许自己的思绪再度划成空白,他再度望向眼前的那张名片,再度让她美丽的影像填满他的脑海…

  从第一次见到她的那股悸动,仿佛至今仍清晰地映在他的口。她到底做了什么?竟让他一直都无法将她忘怀?

  他捂上自己的头,对自己的情感只能感到一丝无助,他这样做,真的对吗?

  “…所以有关于今年度的企业形象广告,各位都可以在企划书上看得很清楚,我们觉得应该强调何氏集团的商业色彩,分别以电视广告、平面商业广告、大型看板及媒体广告推出…”

  朱茵示意一旁的助理,将企划书一一分发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自己则镇定地试着讲解每一个细项。

  这次何氏集团的Case,是老总视为公司存亡的重要关键,很自然的,朱茵的压力也跟着增加了不少。

  为了这个广告,公司全体上下动用了不少的创意、美术或是文案,就连平常习惯坐在办公室里的老总,也三不五时地来探探班,察望工作进度…

  想着,她在心里头一声低笑;只不过是个Case罢了,真不了解老总干么把大家搞得人心惶惶的…

  “接下来你们看到的是这次的创意稿…”

  她说道,正准备摊开手上的画稿时,一个开门的声音便再度打断所有人的注意力。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就见江孟伦的身影此时正缓缓自门后走了进来。

  思绪在她的脑中再度成了一片混乱,所有的言语仿佛都再度让她给遗忘了,他…在这里做什么?

  江孟伦进了门后,只是朝朱茵的方向望了眼,这便随即走到一旁的主位坐了下来。

  一向镇定的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一切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你们继续吧!”他说,随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开会资料,大伙儿也随即转头回到方才的状况。

  “…朱茵?”见朱茵一直没有反应,她的助理在一旁低声地拉着她的袖子又提醒道:“继续了。”

  她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将所有的心绪再度回到方才的议题上面,她快速镇定自己的情绪后,再度摊开手中的画稿接道:“…这是我们这一次的创意稿,我们开头以现代化的建设及电脑数据萤幕来表达科技的发展…”

  在商场多年的朱茵让她很快地便再度进入状况,但他一双感的黑眸自始至终都凝聚在她身上的那种专注神情,却仍是让她的口像是让人勒着般的难过。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她不断地在问自己相同的问题;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场会议之上?

  原以为一切都会成为过去的她,为什么感觉自己像是再度回到了起点?

  以何氏以往的惯例,高阶层的人是从来不会过问广告业务的。为什么此刻的他却又大剌剌地坐在这张会议桌上?

  他的凝视至今仍是让她感到浑身灼热;他的每一次凝视,仿佛都含带着满腔的热情。

  他在想些什么?他又在看些什么?他的一举一动都无一不清清楚楚地映入她的眼帘。

  他怎能够如此的镇定?她还是不懂;他怎能够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朱秀,有关这次广告的事,我们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得到市场调查的结果?”

  “嗄?”因失神而产生的反应,让朱茵为此而感到一阵尴尬。她很快地镇定自己的情绪,再度冷静地开口接道:“关于市场调查的事,我们已经动手开始在做了,整个结果应该可以在下个礼拜给你们。”

  “那我们下个礼拜,是不是可以请你们再过来一趟,一同确认这次企划的整个方向?”

  “是。”她答道。“如果你们方便的话,下个礼拜三应该可以把所有的调查结果都弄出来。”

  “那就暂时约定下个礼拜三下午四点吧,”企划部经理看着手中的企划书说道。“如果有什么变更,就请你与我们的秘书连络一下。”

  “好。”听见整个会议似乎告一个段落,她竟莫名地感到松了一口气。她低头收拾起满桌的稿子,试着痹篇他投而来的眼光,这又说道:“那我们会在下个礼拜三之前把整个案子草拟出一个大概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企划部经理说着,这又转头望向坐在一旁的江孟伦问了声:“总裁,有关于这次开会的内容,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任何的问题?”

  只见他低头朝手中的企划书瞧了眼,之后便再度抬头望向眼前的朱茵说了声:“关于这次的企划书,我有些事想与朱秀私底下讨论一下,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

  他的语气才刚落句,四周的人便全识相地自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见他点点头之后,这便全都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那股仓皇失措在瞬问再度在她的口凝结成形,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只知.当所有的人都在那扇厚重的门板消失之后,空气中再度弥漫着那股令人感到迫的死寂…

  她望见他自椅子上站起身,望着他沉稳地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而她所有的思绪竟全成一团,此刻的她是进退维谷,动弹不得了。

  “我只想再见你一面…”

  当他那双温暖的大手轻柔地放在她的肩头时,她的所有感官神经像是全都失去了作用。

  她下意识地想逃开他的温柔,但他的大手却随即将她再度拉回自己的怀抱。

  他将她拥得好紧,好似要将她融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而他的语调中,更有着一种别人所无法理解的苦涩。

  “如果我可以做任何的决定,”她听见他这么说。“我只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你…”泪水再次在她的眼眶中决堤了,多来所隐藏的坚强,在此刻也仿佛溃堤。

  “可是如果你无法做任何的决定,”她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的泪水。“你又何必这样折磨我?”

  他不知道。他黯了脸色,对她所提出的问题仍是无法做任何的回答。这样的背景,的确让他无法做任何的决定。但他更无法装作什么都不在乎…

  朱茵转了头,望向他英俊却总是带点哀愁的脸,心中混乱的思绪竞再度让她感到一阵莫可奈何的无助。“如果什么事都不能做,”她一声苦笑。“见到我又能改变什么?”

  他没有接口,因为她所说的每一句话。他连反驳的词句也没有。

  能改变什么?他比任何人都要来得清楚;只是,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他就是无法阻止自己想见她的念头…

  他伸了手,想触向她美丽的双颊,但还未靠近便随即让她甩了开。

  “别碰我!”她命令道,过多的情绪让她霎时变得无法思考。“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地只顾到你自己,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地来搅我的生活?如果你已经要结婚了,又为什么来找我!”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知心里的痛一直不断扩张,而她的泪水就是怎么也抑不住了。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她不懂。“为什么你不能放了我?”

  “因为你爱我。”

  她的语句才刚落,他肯定的口气再度打断她所有的思绪,脑子里原本想说的话再度划成了空白。

  他知道?

  她捂上自己的嘴巴,那天夜里所说的话,他真的听得到?否则,他怎能如此肯定地告诉她…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的无助过,她从来没有想到,爱情也可以让人如此的没有尊严。因为她爱他,所以她的心里一直有着期待。

  因为她爱他,所以对于所有的一切,也只有感到更加的心痛!

  可是…

  “又能怎样?”她一声苦笑。“就算我真的爱你,又能怎样?我没有几千亿的资产等着你来接手,我没有回报何老养育之恩的能力,我更不是何梦妗,可以等着你拱手送上门的爱情!难道因为我爱你,这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难道因为我爱你,我就可以得到你的回应?我…”

  不待她说完,他随即握住她的双腕,再度倾身吻住了她的口纠结的所有思念,他只想让她清清楚楚地知道。

  他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爱过一个女人!

  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地拥有她的回应!

  虽然只是短短十四天的恋情,但却是他第一次真真实实地以“江孟伦”的身分去爱一个女人!

  真的错了吗?他不断地问自己,真的错了吗?

  如果是,为什么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如此深刻地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如果是,为什么他一点也不为自己的爱而感到罪恶?

  他将她紧紧地拥在自己的怀里,仿佛期待她也能感受到他心中所有的痛苦与挣扎;如果这一切能用什么言语来表达,他想,他只能说…

  “我爱你!”

  当这句话从他的口中以低沉的音调说出,朱茵的口顿时一紧,泪水便如断线珍珠般地全涌上她的眼眶。  wwW.umOxs.cOm 
上一章   情挑夏威夷   下一章 ( → )
幽默小说网为您免费提供情挑夏威夷最新章节,情挑夏威夷是由骆玟精心所著,如果喜欢情挑夏威夷全文免费阅读就把它分享给您的好友吧!